王公炜《梅花》咏梅花诗赏析分享 

王公炜《梅花》咏梅花诗赏析分享

《梅花·梅花》咏梅花诗鉴赏

王公炜

枯霜翦尽千林叶,才放江头第一春。

瘦影看来天爱画,孤根生处地无尘。

夜郎岁晚逢羁客,谷口寒云见似人。

绝是精神吟不尽,好枝和月插纱巾。

这首咏梅诗,是从赞颂梅花精神的角度来立意的。

待寒霜遍地,千林叶落,一片萧索之时,梅花才在江头展放出美丽的花蕊,向人们昭示着春的讯息。百花竞妍时,看不到梅花争俏的身姿;众芳摇落,万木霜天,梅花则为世间带来了美。

梅花的品格是高洁孤峭的。“瘦影”一联,正是通过梅花形态的描写,来表现梅花的品格。“瘦影”虽是写梅花的形貌,而梅花的高逸绝俗于其中得到了表现。“孤根”句,写梅花的孤峭,不同流俗,故云“无尘”。在这两句中,形与神是高度统一的。

诗的颈联,引申开去,用“羁客”与“隐士”来比喻梅花。夜郎,汉时我国西南地区的古国名。大致在今贵州西北、云南东北及四川南部等地区。常为被贬之人流放之地。李白即因永王李璘案而被肃宗长流夜郎。谷口,即寒门,故地在今陕西礼泉县东北。汉代隐士郑子真曾耕于谷口。夜郎与谷口都是当时极为僻远之地,“岁晚”、“寒云”,都是形容其荒寒。诗人由梅花联想到长流夜郎的羁客与躬耕谷口的隐士。他们独处荒远,自甘寒苦,与梅花的境遇颇有类似之处。通过这样两个比喻,就把士大夫与梅花的精神联系揭示出来。

可贵者在于梅花之精神。她象征着高洁孤峭,不随流俗,因此备受诗人们的称赏。在诗的尾联,诗人直接发出了“绝是精神吟不尽”的赞叹,揭出了诗的题旨所在。“好枝和月”一句,则又以景结情,创造了一个朦胧清美、余韵无尽的艺术境界,在清冷而皎洁的月光之下,梅花的枝条和花朵是何等安详。她宁馨的微笑泛溢在朦胧的月华之中,好象萦绕着纱巾。诗人把他的深情,都注入这种境界之中。

这首诗着意刻写梅花的精神气韵,诗中的摹写,都围绕于这个主题展开。写梅花的瘦影、孤根,都旨在表现梅花的高洁与幽独。然而又能于笔墨间见出梅花的个性特征。皮毛落尽,精神独存,用以评价此诗也是很恰当的。而洁尾处所创造的审美境界,使全诗得到了升华。

《梅花·枯梅》咏梅花诗鉴赏

马知节

斧斤戕不死,半藓半枯槎。

寂寞幽岩下,一枚三四花。

梅花树的寿命极长。老枝怪奇,骨格清癯。马知节这首咏枯梅诗,就是赞扬枯梅虽屡遭磨难,但仍能顽强坚韧地生长着,有一点活力,也要开放出幽香娱人的花朵。

开端一句,写出枯梅虽然屡遭砍柴人斧祸,但仍能顽强地活着,即扣诗题枯梅,又表明这是山边的野梅。无人培植经营,伤痕累累,残体断枝,尽在不言中。

次句写枯梅的形象。半活半死的枝槎,活着的梅干残枝呈现出紫褐色,有斑驳纹,小枝呈绿色,已长上一层苔藓;一半枯死的残断枝槎,乾枯腐朽。半枯半死是斧斤戕伐的结果。形象残破,遭际悲惨。既补足首句斧斤戕伐的结果,又活现了枯梅的形象。从而唤起了人们对枯梅的同情和为之鸣不平。

第三句写枯梅生长在僻幽的山岩下,孤独寂寞,无人问津。因而屡遭砍柴人的斧斤,取其枯干残枝作柴烧。这种处境,极其严峻,为下一句作了铺垫。

结尾句,“一枚三四花”,看似平常,但对枯梅来说却是超常现象。梅花开放,一枚常是一至二朵,有短梗,浅粉色与白色,清香袭远。这是正常的生命旺盛的梅花,而枯梅在僻静的高山峰岩下寂寞独生,不仅无人爱护与培植,反而屡遭砍伐,带伤求生犹难活,况且开出常花呢! 然而出人意外,超乎常理,它却放出园梅所不能开出的多而香的花朵。对于枯梅来说是奇迹。结尾点明主题,振起全诗。句绝而意未绝。启人深思。枯梅自强不息,精神多么可贵。

这是一首咏枯梅的绝句,平叙中出奇,句绝而意未绝。又可从中吸取忍辱负重,自强不息的精神力量。

《梅花·解语花梅花》咏梅花诗鉴赏

吴文英

门横皱碧,路入苍烟,春近江南岸。暮寒如剪。临溪影,一一半斜清浅。飞霙弄晚。荡千里、暗香平远。端正看,琼树三枝,总似兰昌见。酥莹云容夜暖。伴兰翘清瘦,箫凤柔婉。冷云荒翠,幽期久、无语暗申春怨。东风半面。料准拟、何郎词卷。欢未阑,烟雨青黄,宜昼阴庭馆。

这是一首比较费解的咏梅词。开篇三句写江南早春时令物侯。门前长出了好象皱纹的苔藓,路上一片苍茫烟景,这是一个明丽的江南早春,恰是梅花开放的时节。在梅信初闻的一个傍晚,“暮寒如剪”,一阵阵春寒如同剪刀一样,刮肌刺面。诗人来到河边寻赏梅花。梅花临溪照影,那水中一枝枝半斜的梅影,显得溪水清而且浅。正如林逋诗中所说:“疏影横斜水清浅”(《山园小梅》)。真是绘形绘影的摄魂之笔。“飞霙”三句,写雪中梅香。“霙”,指雪花。这三句词意为:傍晚,天空飞舞起雪花。这雪花犹如梅花,飘荡在千里平原之上,把梅花的幽香,也带到广阔的天地之间。“暗香”一词,虽是袭用林逋“暗香浮动月黄昏”中的字面,但本词把梅香和千里飞雪合写,不但气势阔大,而意境悠远。“端正看”三句,写雪中梅树的风姿。诗人仔细端详雪中的梅树,只见那三株梅树,亭亭玉立,恰似三位英俊豪杰。(兰昌,即兰荪、菖蒲,古人以此喻有德的贤俊之士)。

上片写梅花清俊的暗香、疏影和迎风斗雪的英俊风采。下片写梅花洁白俏丽和荒冷的幽怨之情。“酥莹云容夜暖”,说梅花容色细腻润泽,如白云一样轻灵俊秀,能为寒夜带来春的温暖。“伴”字,是倍伴之意,领起下面二句。“兰翘”是翡翠戏兰苕的简化。出自郭璞“悲翠戏兰苕,容色更相鲜”(《遊仙诗》)诗句。这是玲珑鲜丽的和美意象。“箫凤”是箫史凤鸣的典故。传说萧史善吹箫,作风鸣,秦穆公以女儿弄玉妻之,二人共居凤台,吹箫引来凤凰,二人骑之飞升成仙。后世以此比喻高雅和美的爱情。以上二句说,梅花气质情韵之美,和“翡翠兰苕”,“萧史凤鸣”那样清瘦而柔婉。这是极力赞美之语。“冷云”三句,写梅花的幽怨。说梅花被遗弃在云水荒冷之地,其幽期蜜意久不得实现,她默默无言,却暗中申诉着浓重的春怨。这被遗弃的幽怨,乃是词人不平心情的写照。吴文英一生坎坷,幽怨深广,故借梅花出之。“东风”三句,以何郎之典,赞梅之洁白美丽。何郎是三国时的何晏,为人喜欢修饰仪容,是个白面美男,行步顾影自怜,脸上擦粉,人称“傅粉何郎”。故宋璟《梅花赋》云:“俨如傅粉,是谓何郎。”开了以花比男子的先例。以上三句意为:春风吹拂着梅花半面,那花色之白,如同玉面粉妆的何郎。料想,完全可以写一篇《梅花赋》了。最后三句,写天阴雨淋,停止赏梅的寂寥情怀。大意是:赏梅兴致正浓(未阑:未尽),忽然下起阵阵如烟的细雨,使庭院和池馆一片阴暗。在寂寥之中收束全篇。

此词非写一时一地之梅,时空及意象变化不定,表现了词人赏梅的复杂情绪。词语优美精炼,然而典故较多,在意绪深曲的优长之中,间杂晦涩之病。词的结构比较纷繁,故前人有“七宝楼台”之讥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翰林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modengchenshe.com/zhishi/7212.html

热门诗词

热门名句

朝代诗人

热门成语